奇怪的声音

有时候会想,如果没有那些执念,也许会过的更好。可是人啊,真是矛盾的生物。天一冷,膝盖就剧烈疼痛。东北嘎吱嘎吱踩雪的声音,西北吃着西瓜穿着羽绒服围在火炉边开水咕噜咕噜的声音,江浙小桥流水温柔细雨的声音,沿海城市夏天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,北上广繁忙拥碌喇叭吆喝的声音,沙漠戈壁草原满天繁星四周安静的只剩下呼吸的声音,徒步搭车转山背包与肩膀摩擦的声音,不同地域各色小吃经过口腔的声音,各个地方不同口音一起喝老酸奶喊着框框的声音,这些奇怪的声音,在无数个夜里总是闹腾得人无法安睡。

你看,那座桥好像一只飞翔的大雁。

一把年纪了还掏心窝子,友情这东西太奢侈,还不如一杯热水来的真实温暖。

那些日子不再有

梦回北海,又睡在下铺,听蘑菇说她的东南亚搭车旅,可能蘑菇那时候不知道我有多崇拜她。男神还是穿着他那条不合身的彩虹裤,等着每次和阿姨对账都要炸毛的晶晶去楼道吹着海风抽烟。
许久没看朋友圈,才发现龙哥也要走了,感觉跟西北有关的所有记忆被连根拔起,那些个刻在记忆里挥之不去的画面,也随着最后一个人的离开,带走的悄无声息。
秦哥哥去香格里拉前打火的来看我,在火车站见她的第一面,陌生又熟悉,瘦瘦的小小的,满眼困意安静得不像从前那个和我背着大包半夜三点转火车,躺在火车站还在愁沙发的那个灵动姑娘了。
最近总是会梦到从前的日子,背包天南海北走,在每个地方都有人陪着你喝老酸奶,那些人都印在了照片里,留在残存的记忆里。
那...

孤独

来,张嘴~

通往____的梯。

亭子里的小世界

春来念秋

浪里个浪

左扭扭

右扭扭

一棵跳广场舞的树

© 肉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