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着醉。

夏天的风

一年里普通又特别的一天

一年里的某一天,对这个世界上的某个人某些人来说,都是特别的一天。这一天,是妈妈们的受难日,它还有个名字叫做生日。
每一年都是靠着为数不多的祝福,才能记起这一天对妈妈和我来说都是特别的。今年,因为单位一个同天生日小孩长达一个星期的提醒,我居然记住了这一天,不容易,为我自己鼓掌。
仔细一算,从小到大没怎么过过生日,大概青海的酸奶趴和北海的老奶油是印象最深刻的。那些陪着喝老酸奶笑着一起疯的人,如今天南地北,靠着微信和视频偶尔见上一面,有的隔着朋友圈了解生活,不管后来有没有联系,路上的经历还有你们,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难忘的收获。
大学四年,每年的今天都是苏苏提醒我,然后嫌弃的说,你又老了,照旧开始这特别又普...

呐~花花送给你~

妈妈拍的片

超级喜欢

委屈,哭完之后果然舒服很多,适当发泄还是很有必要。

暖冬带来了小精灵。

回形针。

天上一个八,地上一个发。八八,发发。
东北行的时候,大概所有的好天气都是在旅顺遇到的。那时候每个周末都会坐旅顺大巴,和平平组成追枫叶二人组,拿着手机咔咔咔,从天亮到天黑,乐此不疲。

凉节

一年,不长不短,却足够把我所有的激情磨平。
变天的早上,穿着第一次见到小双时,她的衣着。回家换衣服,冷的发抖,耳机里响起了雷子的北京的冬天。那时杭州也刚变天,狂风肆虐,龙虎路两天铺满红叶,美的犹如一幅油画。两个人被风吹起的落叶卷着走,边抖边唱:杭州的冬天太冷,我没有足够的衣裳过冬。身上只有80块的我,遇到身无分文的小双,后来秦哥哥来了,大妈来了。四个人把杭州的景点几乎都浪了一遍,不知道为什么,九溪烟树是我脑海里最清晰的一幕。大概是那天阳光正好,你们的笑脸恰好洒了进来。后来,无论是谁和我说起杭州,脑海里就会自动出现三张笑脸。那个说着在唐古拉山看星空,在拉萨合开青旅,背着个大包无所畏惧,打算扎根西北...

奇怪的声音

有时候会想,如果没有那些执念,也许会过的更好。可是人啊,真是矛盾的生物。天一冷,膝盖就剧烈疼痛。东北嘎吱嘎吱踩雪的声音,西北吃着西瓜穿着羽绒服围在火炉边开水咕噜咕噜的声音,江浙小桥流水温柔细雨的声音,沿海城市夏天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,北上广繁忙拥碌喇叭吆喝的声音,沙漠戈壁草原满天繁星四周安静的只剩下呼吸的声音,徒步搭车转山背包与肩膀摩擦的声音,不同地域各色小吃经过口腔的声音,各个地方不同口音一起喝老酸奶喊着框框的声音,这些奇怪的声音,在无数个夜里总是闹腾得人无法安睡。

© 肉肉 | Powered by LOFTER